故事:发现老公不对劲我找婆家诉苦,他们却说谁让你生不出孩子 时尚
作者:  匿名
2019年10月9日徐州市挂牌1宗住宅用地 起始价29800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辛会明

26岁的方小梅结婚后就不会做饭了。她从未想到这是丈夫迟永志背叛她的借口。

方小梅注意到她的丈夫有一个问题,这是小菜一碟。原因很简单。她过去常和丈夫出去吃饭或叫外卖。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在当地银行销售金融产品的丈夫总是声称年底加班,并在工作中吃午餐和晚餐。

虽然方小梅不擅长烹饪,但她是个食客。她对食物有独特的敏感性。

但是从这个月起,当迟永志回到家,他的身体和嘴里都有食物残渣的味道,但是方小梅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果只是一两种不同的口味,可以理解的是,迟永志忙于社交活动,四处跑着吃饭。但是,如果迟永志已经充满了某种与方小梅以前熟悉的气味不同的固定气味,这绝对不是偶然的。

尤其是,让方小梅极度敏感的食物味道从迟永志的发梢蔓延到他的衣领——海鲜。

由于方小梅对海鲜过敏,这是她唯一不能好好享用的食物。她也讨厌海鲜的味道。然而,她没有想到这种令人作呕的气味会涉及到另一个女人。

“你食堂最近的饭菜相当不错。你闻起来像大鱼和大虾。你在吃鲍鱼还是美人鱼?”

最后,一天晚上,方小梅为迟永志脱下西装外套,开玩笑说。

“哦,我的妻子,你说过这个。最近,山东青岛的一名厨师被调到食堂。他会做海鲜。”尽管迟永志很顺利地回答了这些话,但他的眼睛却在徘徊。

“嗯,好,明天下班后我从出版社出来,也去你的食堂吃饭。不管怎样,我很久没去过你的办公室了,我有点贪心。”方小梅知道迟永志结婚前胆子就不大,不太擅长撒谎。方小梅暗暗决定,不管迟永志怎么回答,她明天一定要看。

扑通一声。

31岁的男子跪在方小梅面前。

“对不起,太太,这不是公司的食物,这是我同事小倩做的海鲜。”

迟永志的突然表演让方小梅措手不及。她急忙上前拉起丈夫,丈夫像石头一样被固定在地上:“丈夫,原来是同事小倩做的?《美女鬼》中的小倩?吃完后,我吃了它。我为什么要吃了你?”

“小倩很漂亮,擅长烹饪。我不仅吃了她自己做的海鲜,而且…"迟永志突然开始发出颤抖的声音。

“然后呢?”

“不是很多次了,老婆,我知道你很聪明,原谅我吧!我已经向你坦白了,我再也不敢了!”

方小梅没想到迟永志这么快就坦白了。迟永志的行为就像扇方小梅的耳光。

她认为所有的背叛都只是电视剧中的表演,但她并不期望它们是真实的。也许是因为她的性格更诚实坦率,也更机警,迟永志想通过宽大的坦白请求方小梅的原谅。

“迟永志,你为什么不把她全吃了!”方小梅心如刀割。她以为自己嫁给了一个31岁的剩男。她的家人和方小梅都把迟永志视为银行职员。她外表漂亮,性格相对诚实。起初,在熟人的帮助下,迟永志大胆地追求方小梅。所以两人最终合得来。

结果,这个男人实际上是为了吃饭而把自己抱在其他女人的怀里。

“一个连炒蔬菜都不会的女人,连男人的胃,甚至心脏都不会。”

当方小梅在电话中要求母亲离婚时,她母亲说得如此果断。

更重要的是,方舟子的母亲觉得她的家庭一直都是善良的,从来没有人离婚过。方小梅只有一个堂兄弟最近做出了令人愤慨的举动。方的妈妈不希望方小梅再犯同样的错误。

如果方小梅来自南方的一个小镇,她的丈夫迟永志来自北方的一个小村庄。如果方小梅是家里独生女的掌上明珠,那么作为她的二哥,迟永志就是一个从山村里飞出来的凤凰人。如果不是迟永志在毕业后对肖梅居住的省会城市的银行员工进行了成功的考试,就不太可能认识该省出版社的编辑方小梅。

因此,在方妈妈的劝说和迟永志的恳求下,方小梅不得不答应先完成这一年。她也想利用春节来思考下一个生活。也许迟永志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应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然而,方小梅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她永远不会逃避这种事情。她决定向迟永志的家人宣布迟永志的变心。让所有已故的家人在春节期间帮助她谴责迟永志。

然而,俗话说,一个人不是一个家庭,一个人不能进入一所房子。

方小梅的新年之旅被认为是看到了迟浩田的家人相互勾结。

窗外已经听到鞭炮和狗叫声——这意味着她已经到达迟佳村的入口处。

方小梅每年都跟着迟永志去她丈夫家,并且必须为这次旅行做好充分的准备——除了坐火车,还要经过几个小时崎岖不平的公路汽车才能到达他家的大院。

方小梅已经有点晕车了,每次回家晚了,她都会呕吐并晕倒几个小时。结果,她结婚后的春节就迷迷糊糊地过去了。

只是今年,方小梅去晚归时头脑清醒。她想,也许人们被击中后,只要他们能活下来,他们的心和身体就会变得更加坚硬,这是真的。

方小梅透过雾蒙蒙的窗户向外瞥了一眼——迟永志的哥哥迟永杰和嫂子已经在村门口等他很久了。

迟永志这次先跳下车。他主动从车上拿走了几包行李和礼物,而小芳·梅只是拉着她的手提包,在迟永志下车时走到她面前,强迫她的哥哥和嫂子笑了笑。

"兄弟,姐夫,欢迎回家过年!"迟永杰急忙上前帮他哥哥拿行李。哥嫂跟了上去,握着方小梅的手说,没打招呼。方小梅心里知道,他今年只见过一次的亲戚现在只是在玩游戏。

在赤家园,通过一些盆景、葡萄架、鸡舍和狗窝,一只黄色的农家狗摇着尾巴,赤家园两层平房的门向四面八方敞开。

大厅里有两张木制圆桌。较大的桌子被男人包围着,而另一张小圆桌交错着被女人和孩子包围着。

男女分桌是已故家庭的习俗,也是这个村庄的传统。名义上,它照顾喝酒的男人,而女人可以聚在一起照顾孩子。在方小梅看来,这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庸俗习俗。只是,方小梅从来没有吃过这个,这次她还是坐在男人中间。

在这个男人的桌子上,迟永志的祖父、曾祖父、父亲、叔叔、叔叔,当然还有迟永志的哥哥迟永杰,还有迟永杰的大儿子,他们在高二学习,按照他们的资历坐在一起。

"爸爸,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饭吃到一半,迟永志巧妙地从方小梅手里接过一个智能手机包装盒,通过迟永杰递给迟福来。

“看看我儿子。我不能用手机打电话。为什么要换我的手机?”虽然迟福似乎责怪迟永志,但他的心已经开花了。他迫不及待地想打开手机盒——里面的一个大黑屏手机被室内灯光照得闪闪发光,比如新抛光的黑色皮鞋。

“爸爸,你不是一直想见我。只要你学会使用微信,我们每天都可以通过手机视频见面。”迟永志计划在人多的时候炫耀他的天赋,这是他惯用的伎俩。方小梅看着她旁边,嘴角带着冷笑。这部手机显然是迟永志在今年的年度彩票中抽到的。

"哦,这部手机真的很大,比砖头还大."已故的父亲满嘴熏黄的牙齿,得意洋洋地笑着。后来已故的父亲故意一遍又一遍地掂量着电话,像真的拿起一块金砖一样。

“我弟弟有颗心。这似乎是华为的手机。估计要花4000到5000元。”迟永杰高中毕业后没有读书,出去工作了。由于工伤,他回到村里承包了一个养鸭场和一个猪圈,目前没有挣多少钱。此时,迟永杰的赞美大多是虚假的。

面对一个由儿孙组成的大家庭,已故的父亲获得了一部新的智能手机。当他高兴的时候,他还要求迟永杰打开一瓶他珍藏多年的顾靖贡酒。迟永杰鞠了一躬,从父亲手里接过酒,按降序倒给桌上的人。

“不,爸爸,我不太擅长喝酒。”方小梅现在哪有心思喝酒,迟永杰刚刚把古代贡酒递给方小梅的杯子口,就被她亲切地拦住了。

“啊,肖梅!你是一名大学毕业生,也是该省的一名伟大作家。你怎么能不喝酒呢?”尽管方小梅反对,池永杰还是灌满了酒。志富还在旁边说,既然他坐在男人中间,他应该像个男人一样喝酒。毕竟,他仍然是一个伟大的作家。

方小梅心里苦笑了一下。现在方小梅已经过了门,已故的家人仍然想不出方小梅的工作。也许在他们老一辈人的眼里,处理文字的人都是伟大的作家。

"啊,爸爸,我为什么不为肖梅干杯?"迟永志想在这个时候缓解方小梅的压力,所以他笑着给自己倒了方小梅杯子里的一半酒。

“你看,我哥哥伤得更重了。不愧是大学生,就是这样的绅士!我们家族的骄傲,让我们再敬你一杯。”迟永杰也笑了。他今年36岁。自从池永杰飞出山村后,池永杰就被委以了一家大小事务的重任。这使得迟永杰成为迟家之主的日子指日可待。

“爸爸,我可以喝酒,但是我一个字也不吐出来……”小梅方突然脸色一沉,这时一桌男人都会看着她。

“说吧!”已故的父亲刚举起桌上的酒杯,嘴角的笑容逐渐收敛。方小梅又看了看迟永志,但后者的表情平静而从容。

"迟永志已经改变主意了!"方小梅突然站起来,一字一句严厉地说。

所有的男人,包括隔壁桌子上的女人,起初都惊呆了,整个房间一片寂静,仿佛按下了暂停按钮。所有的目光都再次聚焦在已故的父亲身上。

这时,隔壁桌子上的六岁侄子说:“妈妈,你改变主意了吗?”她旁边的女人惊慌地捂住了孩子的嘴。

立刻,赤峰大笑起来,然后坐着的人也笑了。看到气氛有所改善,妇女们继续给孩子们喂蔬菜和肉。

这让方小梅很尴尬。

“爸爸,我说迟永志,他……”

“好吧,小梅,先坐下。”已故父亲果断地打断了方小梅的话,没有讨论的余地。

"永志,今天在大家面前,你向方小梅道歉."志富咳嗽了两声,然后严肃地对志勇说。迟永志得到了消息,就在他排练了很久的时候,突然站起来,深深地向方小梅鞠了一躬,方小梅就在他身边,却不知道。

“老婆,我错了,请原谅,我再也不敢了。”迟永志说这些话不仅轻松,而且轻松。感觉就像一阵微风吹过,轻轻拂过几朵柳絮,然后没有激起任何巨浪。

“嫂子,请说一句好话。每个人都在看。”迟永杰也在旁边插入了一句话。这一次现场所有的人都期待着再次看着方小梅。仿佛,方小梅现在拿着剧本,马上承诺给这个家庭一个幸福的结局。

“迟永志,这是怎么回事?你在玩哪一出戏?”方小梅不仅没有用人们的思维方式回答这个问题,还质疑了迟永志。

“嫂子,算了,哥哥回家前给我们打了个电话。他很诚实,也很坦率,但是吃另一个女人的饭并没有坏处。俗话说,浪子回头是岸。”迟永杰试图像和事佬一样说服方小梅。

方小梅现在正生一股无名之火的气。她没想到迟永志先演,后演。现在方小梅已经像绵羊一样进了老虎的嘴里。

“哼,肖梅,我儿子长什么样,老子最清楚。此外,他道歉了。你还想要什么?如果你出生在古代,你一定要找到一盘白色磁带来安顿自己吗?”志富显然失去了耐心,嘲笑方小梅。然后他从身体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迟永志赶紧为父亲点燃,父亲啐了一口烟圈,喃喃自语。

方小梅被迟福地讲话激怒了。更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房间里的老人也点头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餐桌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恢复了愉快的表情。方小梅的心情特别沮丧。尽管她在结婚前就知道岳父重视儿子甚于女儿,但面对儿子的肮脏事务,她并不指望能够保护自己的过错到如此程度。

迟永志在那一刻浑身颤抖,方小梅一脸愤怒。不知不觉地把手放在方小梅的肩膀上,仿佛要给她一种做作的安慰。方小梅站起来,直走到门口,一想到这双手已经放在那个叫萧乾的女人身上,她已经不能呼吸了。

虽然桌子仍然很吵,但傅志军注意到了方小梅的反应。他举着酒杯,傲慢地看着方小梅的背影。迟永志想追过去,但被迟永杰拦住了。然后迟永杰看了她的爱人一眼,那个女人知道了就出门了。

在农村的晚上,外面的冬天异常寒冷。虽然方小梅此时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但一阵冷风吹得瑟瑟发抖。

狗窝前的那只农家狗耷拉着耳朵,看起来很可怜。在它前面,碗里的一堆剩菜都是来自已故家庭的剩菜。看起来农场的狗不仅照看房子,而且还肩负着给水桶浇水的责任。

方小梅有些怜悯地看着小狗。他蹲下来摸了摸狗的头。这时,她的手感到心里一阵温暖。

“嗯,男人真的不如狗。我认为你是这个家庭中最明智的人。”方小梅开玩笑地说道。

-小梅,进房间。

这时,迟永杰的妻子正挽着她的头发,穿着鲜艳的红色围裙和袖子靠近方小梅。

方小梅转头看着她的嫂子——虽然这个女人30出头,但由于长期的农活和家务,她缺少化妆品。今年冬天,皮肤像皱纹一样皲裂,看起来像饱经风霜的老妇人。

“嫂子,你为什么在这里?”方小梅不知道迟永杰的情人现在叫什么名字,只有王永杰。

王晓梅跟着走近方小梅,蹲下身子,然后笑着看着狗:“这是我们家的大黄,他妈妈以前也是我们家的。这只母狗去年死了,其他所有的小狗都被送人了。现在只剩下大黄来照顾这个家庭了。”

“哦,就是这样。”方小梅简单地说道。大黄此时满脸无辜的看着两个女人的眼睛。

“大黄,和它妈妈一起长大的。他的父亲从未养大过他,他也不应该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嫂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小芳梅听了王的话,似乎有话要说。

小王转过头,皱起眉头,收起笑容,意味深长地对方小梅说,“对动物来说,母亲是最重要的,更不用说人了。肖梅,我们女人最大的财富是生孩子。没有女人,我们在哪里能有孩子?你为什么要迟永志这次乱了?这不是因为你没有孩子。”

方小梅一听,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现在,把一切都归咎于她是件好事。王自强也跟着站了起来,继续说道:

“小梅,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些话。你是一个上过大学的人,也是一个有知识的人。事实上,这个事实应该比我更容易理解。”

“嫂子,你在说什么?我们都是女人。你为什么说这些女人不容易?”

“嘿,你这句话是对的,女人不容易,为什么不呢,就因为你是女人。现在你已经成为生活中的一个女人,你必须学会宽容,耐心,并且一直接受。否则,受苦的永远是女人。”

“嫂子,现在到了21世纪,还需要这么耐心吗?如果他敢再犯罪,池永志就要和他离婚。”

王听到这里,上前拦住方小梅的嘴,环顾四周:“嫂子,什么都别说,更别说那些可怕的话了。在我国,说这种话的妇女被认为是不道德的,会被男人杀死。”

站在方小梅面前,小王的确像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女人。难怪王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据说他准备生一个孩子。既然你有这个习惯,我,小芳梅,必须离开。

方小梅以为只有鸡鸭会说话,所以他默默地点点头,敷衍过去。

“小梅,你说得对!我们都是嫁给已故家庭的女人。不管你做什么工作,住在哪里,我们都应该好好照顾这个已故的家庭。来吧,跟我进去,继续吃。”王自强伸出手,拉着方小梅的胳膊,笑着再次朝房子走去。

他们一进房间,王和迟永杰就互相看了一眼,好像他们一起完成了一项贡献。方小梅也说不出什么,但她只能参加除夕晚宴来开始她的演出。迟永志似乎也认为方小梅突然醒了,冲她笑了笑。方小梅第一次意识到丈夫的笑容是如此淫秽。

饭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方小梅看着孩子们玩耍,站在角落里打开他的手机微信,打开他的视频通话与方尖牙交流。

她问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叔叔。最后,视频中出现了一个她很久没见的女性形象——她的表妹方傲雪。

"薛姐姐,我不习惯你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频里."小芳·梅坏坏地笑着说,她和从小长大的表妹方傲雪最近打破了家庭规则——方傲雪离婚了。

“梅梅,不习惯的是,我要把它还给它原来的主人,让它回到自己的怀抱。”方傲雪在视频中咯咯直笑。

“雪姐,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过新年。你看,我们这边正在玩烟花,我想起小时候你带我玩烟花,差点烧了别人的房子……”方小梅将电话跟烟花戏表演了一圈,然后回过神来。

“你快点离开。我们会回家一起玩新年!”方傲雪拿电话开玩笑,他身后可以听到獠牙说的“胡说八道”、“少教你妹妹”和“你已经是个坏女孩了”。

方傲雪对着家人吐了个舌头,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方晓梅:“妹妹。你是我的好妹妹。我肯定希望你幸福。背叛这种事情你竟然还能纵容?有些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不要再执迷不悟,趁着现在没孩子,你年纪也不算大,值得再次寻找自己的幸福。你如果无法捍卫婚姻,

幸运赛车 贵州十一选五 幸运农场下载

购房须知:婚后买房怎样才能属于个人财产?
如此多家庭的老公居然是同一个人!作假九年还成了追捧楷模?

© Copyright 2018-2019 soundtomind.com 多文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